【大件物流运输】大件物流运输与新零售改革中新出现的三个问题

时间:2017-10-25 10:42 来源:未知 作者:伙伴君 点击:

互联网成为社会经济基础设施与创新要素,直接推动了社会资源的深度链接,打破了企业与行业的传统边界,带来了社会经济系统的重构,推动了智慧生态系统的集成性创新,让我们的社会进入了一个日新月异的创新时代。
【大件物流运输】大件物流运输与新零售改革中新出现的三个问题
 
在这个创新的时代,新的问题层出不穷,眼花缭乱。从现代大件物流运输发展的角度看,进入2017年以来,就出现了顺丰与菜鸟的“大数据”之争,京东与天天快递的关于平台大件物流运输服务商选择权之争等多个影响深远的热点新闻。
 
事件发生后,一时热闹非凡,企业纷纷站队,双方各说各的理,专家、企业家、评论家纷纷发声。但是,虽然大家争论激烈,却对事件背后的本质问题少有关注,更缺乏深入分析。
 
那么,什么问题才是产生上述乱象的核心问题?老王认为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一、平台型企业的社会公共职能问题
 
平台型企业创建的往往是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在这个平台生态系统中聚集着数量庞大的企业群,平台型企业具有对企业群的社会公共管理职能,管理平台上企业群的裁判员。但是,平台型企业首先又是一个企业,企业本身也参与市场竞争,是市场竞争的主体,企业又是运动员这就出现了一个平台型企业的公共管理职能与企业行为主体的矛盾,出现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问题。
 
大件物流运输是具有基础性服务特征的现代服务业,是在物理世界起到链接实体物品的物理网络,不管是京东还是阿里,都在把智慧大件物流运输作为商业基础设施的核心功能。在现在的新变革时代,企业边界打破了,大件物流运输与平台商流、数据流、交易行为、销售场景等等都链接在一起了。
 
庞大的商贸生态系统平台一定会需要大件物流运输服务,从企业特性角度,平台型企业作为市场主体,自然有为平台选择大件物流运输服务企业的权利;但是由于平台是生态系统,具有类政府公共职能,这个职能又剥夺了平台上的商家自由选择自己大件物流运输服务供应商的基本权利。
 
比如:由于竞争关系,阿里系当然具备在阿里系电商平台不选择竞争对手如京东大件物流运输服务的权利,但对阿里系天猫商城很多入住商家而言,阿里系的选择必然剥夺了众多入住商家作为市场主体自主选择服务商的自由。反过来一样,京东作为企业,自然有不选择菜鸟系控股或投资的大件物流运输服务企业的权利,但对京东平台商户而言,也失去了自主选择服务商的自由。
 
平台型企业随着生态系统的健全,越来越庞大,越来越像一个小型社会,其本身具有的社会公共管理职能越来越重要。如:电商平台大件物流运输服务商选择、假货的治理、媒体公众号的管理等等。企业天然承担的社会公共管理职能越来越多,与企业本身的市场主体的天然逐利性矛盾越来越大,带来的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这是创新时代出现的一个重大的问题,必须通过政府介入,制定规则,规范和界定企业行为,重新设定平台型企业社会管理职能的边界和责任,加强监管与协调,才能逐步解决这些问题。
 
如果政府不作为,指望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企业自身解决问题,还能够体现出公平公正,那是与虎谋皮,纯属扯淡的事情。
 
二、大数据的产权界定与数据安全
 
变革的时代,随着互联网发展,万物互联的深入,大数据越来越受到企业重视。目前,大数据成为一个重要的企业资产已经成为社会共识,有人把大数据比喻为网络时代的“新能源”,十分形象。
 
但是,大数据作为一个重要资产,产权如何界定?客户的数据算不算企业资产,如果平台企业采集的客户数据是企业资产,追求利润是企业天性,资产就可以买卖和流通,作为客户很多数据涉及隐私,数据安全如何保护?这会带来很多问题。指望企业天然的具有社会公共管理职能,尽职尽责保护客户数据不被滥用也是无异于与虎谋皮。
 
此外,由于企业边界被打破,数据资源又成为一个重要资产,平台企业又具有一定的公共管理职能和垄断性,会不会带来数据垄断。比如:快递企业需要服务客户,需要掌握客户数据,但是平台数据垄断会不会带来快递企业连自己服务对象的基本信息都得不到,客户回访的服务都做不到?快递企业服务客户的数据产权是快递企业的还是平台企业的?如何界定?
 
作为快递客户,我们不会希望我们的信息完全掌握在一个商家,尤其是我们个人的公共信息是应该社会化管理的,如身份信息,我们不希望被滥用,应该由公安系统负责管理,但现在快递实施实名制,逐利性企业会不会仅仅通过简单服务就能够匹配和收集到我们的所有详细信息,包括很多公民个人隐私信息。如果可能,我们的信息可以被商家完全掌握,考虑到商家的逐利性,对于我们个人的隐私安全也将带来巨大隐患。
 
如何界定大数据产权,如何保证公民数据安全,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三、互联网企业天然垄断特性与市场自由竞争问题
 
从全球发展趋势来看,平台企业往往具有天然垄断的特性。这从苹果、脸书、腾讯、阿里、亚马逊、谷歌、京东、百度等企业发展就能看出来。面对这些企业的垄断,中小企业往往没有任何市场自由竞争的权利。这从电商平台大件物流运输服务商的选择、苹果平台对文章打赏的抽成等现象都能看到垄断对自由竞争带来的严重损害。当然,也有脑残的经济学家,一面大肆鞭挞国企垄断,一面又宣传私企互联网公司垄断的好处,建议政府支持互联网公司的垄断,对此我也是无语。
 
对互联网天然具有垄断性的公司治理应该提到政府的议事日程了,任由垄断对市场竞争肆意践踏,必然带来对经济秩序和社会资源配置效率的破坏。但是,现在很少有专家关注这一问题,更缺乏深入研究。
 
以上三大问题即是大件物流运输变革中遇到的三个核心问题,也是其他行业必然遇到的问题,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是市场失灵的三个核心问题,需要引起政府部门重视,需要政府组织力量加强调研,提出对策,规范治理。
 
事实上,互联网公司在创新发展上还有很多共性问题,如:资本垄断问题、互联网金融风险问题,这些问题也已经引起国家的重视,又与大件物流运输无关,此处从略。
 
虽然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要起到决定性作用,但解决市场失灵问题,是政府天然的责任,是需要政府应该发挥作用的重要方面。希望阅读到本文的读者,如果你是人大代表,建议围绕上述三大问题发起提案,推动政府关注这三大问题,解决这三大问题。
 【大件物流运输】大件物流运输与新零售改革中新出现的三个问题